今晚波叔一波中特图片|83一波中特
首頁體育宣傳文化身邊榜樣正文
 
劉剛:體育文化勾勒藝術人生
發布時間:2019-04-16 來源:中國體育報 作者:馮蕾 字體:

  曾有人笑談說:不想成為一名靈魂畫家的評論家,不是一名好的體育記者。現如今,在眾人眼中為人謙和、平易近人的劉剛,全都做到了。

絕處逢生 生命終將精彩

  “我認為我每天都在進步,盡管有百般艱辛。”——保羅·塞尚
  1978年恢復高考后,考入大學的劉剛就讀機械設計專業,夢想當一個工程師的他因一場大病改變了生命軌跡。歷經18個月的病痛折磨,劉剛甚至不能像正常人一般去生活,無奈只好退學,幾次瀕臨絕望的邊緣。在到處都充斥著刺鼻的消毒水味的醫院病床,他意識到人生最寶貴的是健康。
  “那時正值年少輕狂,我每天都堅持跑3000米,身體也非常好。而這場大病如晴天霹靂,讓我看到生命竟是那樣脆弱,頓悟功名利祿都是過眼煙云,我只想做一個踏踏實實工作、對社會有意義的人。”劉剛暗自下定決心,有生之年,定要讓人生過得更加精彩。

體育之路 行者無疆

  劉剛,又名“南山”,曾擔任過中國體育攝影學會理事、中國新聞攝影學會理事。他是中國第一位拍攝中國農民運動會的攝影記者,并且一拍就是七屆。
  在三十多年的記者生涯當中,劉剛報道了大量體育賽事文化。用不同的視角告訴人們發生過的歷史,講述不被人知的故事。
  體育攝影讓他感受到了運動員場上的職業精神所帶來的激情,職業運動員對于夢想的追求和訓練刻苦與他的創作有一些不謀而合之處,都需要基礎的練習和持之以恒的態度。而農民運動會是以一種群體參與的運動,與職業比賽不同,它放映農民的生活氣息。
  作為一名有專業思想的體育攝影記者,他見證著國家體育事業的發展與進步,記錄著社會所發生的各類事物和百姓生活的喜怒哀樂。也不斷豐富著他的人生閱歷,提高了他的人生修養。

攝影已出神 風采又入畫

  有人說:“南山先生是記者中最棒的畫家,同時又是畫家中最棒的記者。”
  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當代油畫研究生班學習期間,劉剛認真摸索,塑造了自己對于藝術的獨特見解,也更加堅定了他的信心。他從一名攝影記者的角度審視著人生、社會和自然,又以畫家的視角構思著他的繪畫作品,期望把自己獨特的感受通過繪畫的手段記錄下來。二者相互融合、相互滲透,相得益彰,使得他的繪畫作品變得與眾不同。
  他成功地從一位有著三十年新聞從業經驗的資深體育記者,逆襲成為一名多棲的藝術家、評論家。劉剛的超現實主義風格,使寫真變成了思考,實現了心中那“美的理想”。
  “藝術來源于生活。”劉剛淡然地說,“作為記者,需要報道社會上的所見所聞,而作為藝術家,就需要豐富的情感和敏銳的觀察力,對經歷的事物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記者豐富的所見所聞充實了我藝術創作上的創作基礎,而藝術家在情感上敏感細銳的感知,提高了我對于藝術的表達,二者相輔相成,使創作作品更有深度,直擊靈魂深處。”

繪畫只為讓靈魂飛揚

  “在畫中感受自由的飛揚,因為那里只有我一人。”——劉剛
  人們把藝術看成是創造力的表現,分析他們的美學價值和人性方面的體現。眾所周知,超現實主義是現代西方的文藝流派,它致力于探索人類的潛意識心理。
  劉剛三十多年的工作經歷,瀏覽了人間百態、自然風光,見證了社會變遷。對于現實的表達、人性的思考,用畫筆構建了他心中的世界。把他的感悟、感情和態度融入他的繪畫作品中。
  面對當代浮躁和喧嘩的社會現狀、令人眼花繚亂的藝術潮流與癥候,劉剛始終堅持自我的藝術追求與美學自律,不停地探索,不停地自我審視和反觀,使其藝術語言日臻成熟。他常常通過寥寥數筆就勾畫出一幅耐人尋味的畫作。在西洋油畫和中國水墨畫的藝術探索實踐之路上游刃有余,不斷開啟新的高峰。

文化藝術中的靈魂探索

  “評論家絕不能成為畫家的吹鼓手,他們應該是藝術家的指路人。”——劉剛  
  藝術家們注重自身創造時的情感體驗,他們在內心創作出一片空靈、虛幻、超脫的精神世界,在那里他們的靈魂得以高飛。
  如果說豐富的人生閱歷打開了劉剛通向世界的窗口,那么深厚的文化底蘊、敏銳的藝術視角加之對現實的深度思索,更是使其思想不斷在中西方文化差異間、當代西方藝術思潮與中國傳統文化間進行沖突、碰撞、交流與融合,并通過二十多年的藝術探索、實踐融會貫通在每一幅作品里,使其藝術作品在審美觀照中呈現出澄明的藝術境界。
  身體和精神總有一個要在路上。“由于長期鍛煉,身體狀況很好,那一場大病,對我來說已化作一種生命的記憶。這也是我依然堅持鍛煉身體的原動力,只有保持自我旺盛的生命力,才能夠使我在文化藝術領域中繼續不斷的探索。”劉剛感慨萬分。
  近四十來,劉剛幾乎不看電視,保持規律的生活習慣,讀書、跑步與游泳已經成為他生命的必須。他常常樂于深夜捧讀先哲的著作,從蘇格拉底、柏拉圖到康德、黑格爾、弗洛伊德都成為其精神導師。閑余之時,他也一直堅持鍛煉身體,每天游泳一千米,風雨無阻。
  每當繪畫創作時,他的靈魂從那片超脫的世界得以綻放,傾注于作品之中。正是他不斷探索,不停自我審視的精神,使他的藝術造詣日益成熟。在藝術中探索那份人性的崇高,愿所有背負著沉重行囊跋涉在山路上的遠行者,終能攀上自己心中美的理想的頂峰。(轉自4月16日《中國體育報》07版)

×

今晚波叔一波中特图片 群英会出号规律 天津时时开奖到几点 七星彩定位走势图 11选5规律破译 赛车有稳赢技巧吗 华宇装潢时时彩app e球彩中大奖 2019年开奖记录 排3单期走势图 英国五分彩全国统一开奖吗